• logo
甌網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溫州新聞

甌越藝文譚——《殺狗記》的返本創新

2019/12/18 08:02 來源:溫州日報甌網 編輯:游歷 瀏覽:1837

  • 本文導讀:往事越千年。近千年前,宋元南戲在永嘉(今溫州)一帶勃興。在
  • 3

謝柏梁

往事越千年。近千年前,宋元南戲在永嘉(今溫州)一帶勃興。在《王魁負桂英》《趙貞女蔡二郎》和《張協狀元》等劇目之后,又魚貫出現了《荊釵記》《劉知遠白兔記》《拜月亭記》《殺狗記》等四大南戲。這四大南戲都是根據民間故事的集體創作,都堪稱是南方戲劇的經典,劇團演出的寶典,老百姓喜聞樂見的審美焦點。

千年一輪回。1998年,溫州市由張思聰改編越劇《荊釵記》,顧頌恩改編越劇《白兔記》、施小琴改編越劇《拜月記》、尤文貴改編甌劇《殺狗記》,鄭朝陽改編越劇《金釵記》(《洗馬橋》),郁宗鑒、張烈改編昆曲《張協狀元》……這就是享譽全國的“南戲新編工程”。

四大南戲中,最難啃的硬骨頭就是《殺狗記》。沒有愛情婚姻戲中的奸人搗亂、亂世滄桑、悲歡離合的淚點,只有書寫兄弟之誤會的一場鬧劇與冰釋前嫌。最大的問題還在于哥哥殺人、弟弟背鍋的做法,雖近于人情,但有悖于法理。因此,戲情不討好,效果也就不夠感人,演出也就一向寂寥。

最難的事情,交給最資深的尤文貴先生來辦。尤文貴(1930-2019)的昆劇《浮沉記》、甌劇《仇大姑娘》、徽劇《楊貴妃后傳》都享有盛名,并培養出了鄭朝陽、施小琴、湯琴等一批中年編劇。2014年,中國戲劇文學學會給尤先生頒發了“全國戲劇文化獎·戲曲編劇終身成就獎”,我是主事者與頒發者之一,至今還深以為榮。

著名導演謝平安(1940-2014)與尤文貴先生一拍即合。這對編導首先還原了南戲的民間特性,把“世上小人到處有,結交不慎鬼進門”作為該劇的家門大義和警世名言,從而提醒一堂又一堂的觀眾,提防口蜜腹劍的小人,珍惜兄弟之間的親情。

這臺甌劇通過夸張和變形的人物,浪漫與搞笑的橋段,擬人和虛擬的場面,把前面論及的有悖于法制精神的憂慮一筆勾銷了:原本是在演戲,重要在做推演,關鍵在于親兄弟、遠小人,回歸家庭,走上正道。包括貫穿全劇的暫停亮相,回歸演戲,都在強調戲劇的超自然特性、講故事特征和寓言說理的特色。

一窩丑形成鬧劇,這樣的戲才好玩好看。檢場人是第一丑,胡子傳、柳龍卿為雙丑,王婆是女丑,黃狗是犬丑,就連孫華雖是花臉,但也近丑者丑,沒有正氣凜然的感覺。五個半丑行中人在臺上一場大鬧,這才令人在一場場笑鬧之中有所領悟、有所提升。

丑扮的檢場人,其亦莊亦諧、自始至終的提點劇情、轉換場面,讓觀眾看得懂、坐得住、分得清、辨得明,入得戲中,出得戲外,這就把說書與演戲結合起來,把劇情和思考結合起來,把戲內和戲外貫穿起來,這也就是中國戲曲的民間特性所產生的“間離效果”、審美特色和懲戒精神。這一角色的串場,與副末開場息息相關,但卻又大大延伸了其作用和意義,使之成為觀眾和戲情之間搭建而成的橋梁。

胡子傳、柳龍卿這對雙丑,作為一對職業的混混,市井的流氓,其最大的本事就是傍大款、撈好處。他們的座右銘是“做人手段圓,逢事嘴要甜。撈錢心要狠,謀利心要尖”。他們在所謂的桃園三結義之后,只有把孫華之弟孫榮驅趕走,這才能與孫華每天逛窯子花天酒地,拿好處巧取豪奪。但是一旦好處到手,銀票在握之后,孫榮凍死不凍死,那就不是他們關心的事了。世上還有更多的冤大頭,等著他們去哄騙,去拖下水之后,再同心協力地往死里整。他倆在表演上設計了好多獨特而又滑稽的科范,令人忍俊不禁為之噴飯。

女丑王婆的身份與表演都甚為特別,屬于潑辣彩旦之流但又不像高甲戲的潑辣旦那樣過分張揚:“我命孤,沒丈夫。三十年來獨自宿,養只黃狗守門戶。開個店,混個肚。往來東南西北客,誰人不識我王大姑!”獨特的生存境遇,逼得她只能是“看到有錢的,你給我搖頭擺尾迎他進來;看到沒錢的,你給我齜牙咧嘴趕了出去”。雖然勢利,卻也可憐。

犬丑黃狗,介乎于人狗之間,既會咬人,還會說話。不僅是狗眼看人低,而且還辨析貧富。當王婆認為孫榮至少是二財東時,黃狗居然不遵主人指令,絕不肯搖頭擺尾,反而先后為柳龍卿等人所唆使,必須要張牙舞爪,襲擊孫榮。作為一條惡貫滿盈的狗,它之走上絕路,也是必然。

正如孫榮所唱的主題曲:“獻殷勤舐舌打滾,聽指使咬人血淋。你總是狗眼看人低,裝出個狗態真惡心!惡狗惡狗!莫看你齜牙咧嘴張牙舞爪今日兇狠,終有日殺狗火中烹!”

由方汝將扮演的孫榮、蔡曉秋扮演的嫂子楊月真,作為金童玉女一般的正生與青衣搭檔,與五個半喜劇人物的美學格調完全不一樣,從而讓此劇風格多元,起于鬧劇而歸于正劇。方汝將的一身正氣,滿腹悲情,文唱屋翻,都令觀眾集體喝彩。蔡曉秋的嫂子,艷麗有若西方美女,唱做一番昆曲的做派,行事都是賢嫂子的作風,在她身上儼然可見張洵澎老師的影子。最后美人用放大的銅錢去引逗勢力的黃狗,為本劇的轉型和結局收尾,頗見匠心。迎春丫鬟的直言快語,也是楊月真心理的外化,綠葉紅花,相映成趣。

彈指二十年過去,本劇的二位編導先后歸天,但是溫州甌劇藝術研究院依然完整而成熟地體現出老師的藝術追求,同樣繼承和發展了千年南戲的悠久傳統,尤其是接地氣、合民情,能夠一直讓今天的觀眾看得開心、悟得深刻,這就是經典的力量,也是尤、謝兩位大師的托舉,還有滿臺演員功力不凡的表演。

一出甌劇,改變了我們一向認為四大南戲中《殺狗記》太弱的印象,因此我們得感謝古老而年輕的甌劇,感謝這些滿臺生輝的藝術家們的精彩創造。

(本文作者為中國文藝基地主任,汕頭大學、中國戲曲學院教授)

相關新聞

  • 聲明: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Copyright © 2009 - 2013 wzrb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辦[2001]19號浙ICP備09100296號

地址: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:0577-88096870 0577-88096580

真钱棋牌游戏 开元炸金花输几十万 黄金一码中特 云南快乐10分 梦幻西游怎么靠外挂赚钱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宏观经济分析 重庆时时彩 生肖时时彩玩法规则 湖北11选五的走势图 江西快3统计图表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